只要非洲疫情未得到控制 埃博拉传入中国只是时间问题

    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    手机看新闻

    澳大利亚政府27日宣布,暂停向西非埃博拉疫区三国前往澳大利亚的游客发放短期签证,持永久签证的人需接受21天的隔离观察。由此,澳大利亚成为首个“拉黑”西非疫区的发达国家。

    截至27日,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,全球已有埃博拉感染病例10141例,其中4922人死亡。由于存在漏报,世卫组织认为,真实致死病例可能多达1.5万例,是目前已知死亡病例的三倍多。在西非疫区,疫情至今仍未得到有效控制。鉴于中非之间人员往来,有中国官员和医疗专家近日说,只要西非国家的疫情没有得到控制,“埃博拉传入中国只是时间问题”。应对埃博拉,中国是否已做好充分准备?

    中国是非洲许多国家重要的贸易伙伴,在非洲的自然资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有着巨额投资。公开资料显示,目前在非洲打拼的中国人约有100万,其中有2万居住在此刻疫情肆虐的几内亚、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。此外,在广州“非洲村”,居住着10万非洲人。

    改革开放后,曾有大量中国商人闯荡非洲商海;2000年后,去非洲打工的福建、浙江人口迅速增长。无论公派还是私营,“这么多中国人在非洲,说回来就回来。”徐勤生是医疗健康产业分析专家,在他看来,鉴于中非日渐频密的人员往来,只要埃博拉源头得不到遏制,势必会增加病毒传入中国的风险。“这已经不仅是非洲人带病毒来中国的问题,更是中国人自己是否会携带病毒回国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非洲疾病源头得不到控制,埃博拉传入中国只是时间的问题。”正在塞拉利昂援助当地抗击埃博拉的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、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表达了同样观点,他还特别提到“广州、义乌”等地传入埃博拉的可能性。不过,高福认为,埃博拉并不会在中国大规模暴发。

    高福说,埃博拉在西非国家肆虐,是因为当地基础医疗服务设施太差。“埃博拉病毒有很好的自限性,不可能大范围传播。”另外,经历SARS、禽流感等疾病洗礼,高福对中国公共卫生防控体系很有信心。这部分的信心除了来自全国联防联控机制、各地良好的基础设施,还包括——今年9月,中国政府派出59名医疗专家前往塞拉利昂,援助当地抗击埃博拉——这正是中国防控埃博拉关口前移的象征。

    “埃博拉传入中国只是时间问题”

    无利可图埃博拉疫苗研究被搁置10年

    美澳升级防埃措施

    澳大利亚移民部长斯科特·莫里森27日说:“我们已经停止处理来自受(埃博拉疫情)影响国家的签证申请。”按照这项决定,澳大利亚暂停向从塞拉利昂、几内亚和利比里亚前往澳大利亚的人发放短期签证,持永久签证的人需要接受21天隔离观察。

    澳大利亚由此成为首个向西非疫区停发签证的发达国家。澳大利亚还没有发现埃博拉病例,不过有一些虚惊。此前,已有12人在澳大利亚接受了埃博拉病毒检测,所幸结果都呈阴性。

    相对澳大利亚,已有埃博拉致死病例的美国显得毫不懈怠,一再升级防控措施。这些措施现在已经影响到了几位美国高官,例如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·鲍尔。她于27日抵达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,视察西非抗埃情况,预计本月31日回美国。不过,届时等待她的一定不是来自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热情拥抱,而是21天的隔离观察。

    美国国防部27日透露,由西非返回的12名美军现正在意大利一处基地接受隔离,其中包括美国驻非洲部队指挥官、陆军准将威廉姆斯。国防部高官说,这一决定由美国军方做出,适用于所有从利比里亚返回的美军士兵。这意味着,还有更多的美军士兵,甚至将领,将被列入“隔离名单”。

    美国《纽约时报》28日说,差不多10年前,加拿大和美国的科学家曾宣布,他们利用另一种病毒——水疱性口炎病毒(VSV),研制出了一种可以保护猴子不被埃博拉病毒感染的疫苗,百分之百有效。VSV病毒可导致牛群患上口部疾病,但很少感染人,且该病毒已被成功用于制造其他疫苗。

    研究人员当时说,可能会在两年之内对疫苗进行人体测试;到2010年或者2011年,可能已经为疫苗产品获得许可做好准备。加拿大公共卫生局还曾为这种名为“VSV-EBOV”的疫苗申请了专利权,并发出生产执照给美国纽琳基因公司。当时,他们生产了大约800至1000剂该疫苗。

    但该疫苗此后便被束之高阁,直到最近加拿大政府把这批疫苗捐给世卫组织,科学家才开始进行最基本的人体测试——此时,全球埃博拉病例过万,已有近5000人死于埃博拉。西非地区更是疫情肆虐,处于失控状态。

    该疫苗的研发被搁置,某种程度上暴露出制药公司过度市场化的弊端——以往每次暴发埃博拉疫情,都只有数百人被感染。而且疫情泛滥的一些国家根本没钱买药,大部分制药公司都不愿投入大量资金,去开发没有什么市场的产品,导致这些颇有前途的候选药品无法进行后续研究。

    美国范德堡大学疫苗研究中心主管克罗说,即使研发出能在动物身上发挥效用的药物,往往也会面临“生物科技的死亡之谷”,因为没有制药公司会协助他们完成人体试验,并投入生产、销售到市场。

    克罗指出,在动物身上进行试验需要数百万美元,进行人体试验并提高产量则还需数亿美元。如果要把新疫苗销售到市场上,成本估计要10亿至15亿美元。“谁会为这些成本买单?”

    综合中国日报、新世纪周刊等报道


【责任编辑:
相关新闻
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泉州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泉州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被转载网站、媒体、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州网联系的,请致电0595-22500139,或E-mail至:web@qzwb.com
频道理事
有问有答
焦点新闻
寻医问诊